火爆网红鹿少女地下车库车坏请帅哥修车

网红鹿少女是谁?是一个就算来了生理期,都要给大家带来表演的超级网红,最近也非常受到广大网友的欢迎,而这一次,她来到了地下车库,但是发现车坏了,于是请来了一个帅气的小哥哥帮忙一起修车~修车嘛,当然就是简单的修一下啦,不过也蛮爽的哦。

http://ww4.sinaimg.cn/large/0060lm7Tly1fnzkh4n08yj30dw0kudgr.jpg

http://ww3.sinaimg.cn/large/0060lm7Tly1fnzkh4mx7yj30dw0ku3zf.jpg

最近妈妈总是有事没事的和我视屏,有的时候一天会多达四五次,虽然嘴上没说,但是我知道她想我了。

这个季节的雪,仿佛让全世界的人都在思念着爱的人。也让我放下脚步仔细的听母亲每次的叮嘱。她说;要孝顺公婆,要早点起,吃好饭要洗碗,自己的小衣服要自己洗。她还说;不要躺在哪里玩手机,不要有事没事的在家大喊大叫,不要嫌弃他们年龄大。她又说;多陪他们聊聊天,谁都会老,要开口叫爸爸妈妈……

母亲絮絮叨叨的没完没了,我知道她想我了。只是不敢告诉我,他怕我丢弃公婆急急忙忙的往回赶,她觉得我应该踏实的做个好儿媳。

今天母亲又连发了两次视屏,被我挂断了,回来后着急的跟她视屏。气喘吁吁的大声问她;弄啥咧,一直发视频,我拎了一堆菜,路上那么滑……其实很多时候,我知道我不是故意的去这样和妈妈说话。但是总克制不住,总想对她大声咆哮。

妈妈小声的回;没什么,就想问问你有没有吃饭。

这一刻,我的心湿润了。

“妈,我周一忙好,周二就回去看你。”

母亲铿锵有力的声音又响在耳边;“真的么秀秀?你周二回来吗?孩子们一起吗?大维回来吗?”

“孩子爷爷奶奶在家看着,大维还在上海,就我一人回去。”简单的告诉她我的安排。

语音里我听的出,她高兴的像个孩子。

妈妈年轻的时候啊,是个非常标志的美人,可惜了,遗传到我这完全变成“自由生长”了。很小的时候,和母亲逛街总能听到别人赞美的声音。说母亲长的真好看,打扮的也好看。小时候那种最流行的蛋糕裙,还有各种能扎在头上的发带,母亲总是第一个给我买。

小学至初中时,只要母亲送我上学或接我放学,第二天同学们都会用羡慕的眼光看着我。老师们也会说“你妈妈看上去好年轻,好漂亮”那个时候的虚荣心绝对是被满足了的。

每每回家学给母亲听,它都会笑呵呵的对我说;“傻姑娘,花无百日红,人无百日艳。等你长大就知道了。”除了懵懂的点头,好像等我长大了就真的会知道。

于是我努力的长啊长,母亲用她美丽的容颜等啊等。

终于我长大了,毕业了,有了男朋友。

第一次带男朋友回家,母亲拉过我认真的说;“秀秀,你是大姑娘了,可以谈恋爱,但是谁家姑娘不得多谈几个?你啊,不用那么着急带回来。”

那时一半是负气,因为母亲再婚,弟弟小我19岁。拼命的叛逆,也迫不及待的想让她知道,离开她我会活的很好。

我不知道男朋友老家是哪里的,也不知道面对我的是什么,更不知道母亲背着我流下多少眼泪,只知道和她作对,我像个大人。

多年后突然明白,那个时候的母亲为何反对我远嫁,为何埋怨我带先生回去。远嫁所吃的苦,所要克服的种种不是你说“嫁给了爱情”就能坚持的。

我们第一次有了争吵,第一次妈妈哭着求我,第一次把我关在家里,第一次动手打我,第一次给我讲很久前的故事……我想那个时候她肯定恨死我了,也讨厌死自己了。我第一次用死威胁母亲,第一次绝食,第一次从家里逃脱,第一次自作主张把自己嫁了……

偶尔我们还会谈起当时的情景,觉着这所有的一切像电影里的某个情节。我笑她哭的没有电影里女一号的美,她笑我傻人有傻福。

女儿五个月不到,和先生有了第一次争吵。默默的收拾行李,心里想的第一个人便是母亲。隔着千里万里,巴不得长双翅膀,飞回母亲身边。毕竟那时还太年幼,独自一人转了几次车回了家,还是没忍住趴在母亲的怀里哭的昏天黑地。我觉的母亲会为我出头,起码会说;看,等他来了,不揍断他的腿。然而母亲什么都没说,只是烧了一桌子好吃的,告诉我这世界上,最能疗伤的只有美食和文字。转脸偷偷的给先生打电话,告诉先生我很好。这一刻我还是理解不了,摔了碗筷说她是叛徒。妈妈只是笑笑不说话,重新给我拿了副碗筷。

过了好久我才读懂,母亲不是叛徒。

如今啊,母亲变的很幽默,经常弄的我哭笑不得。前几天短信问她;领导今年多大啦。妈回;18。

“你姥姥走了,你大舅妈走了,在送走你爷爷奶奶以后就轮到我咯。”每参加完一个葬礼母亲便会电话和我讲这些。

我懂,她在害怕,害怕岁月渐远,总有天她也会离开我。我也用各种理由拒绝参加葬礼,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有一次就够了。越来越多的时间里,母亲会见缝插针的和我说起葬礼。她怕我身在异乡忘记老家的规矩。

我觉着母亲担心的都是多余的,她还那么年轻,才18岁不是么?

这次回去一定要和妈妈把金三角逛个遍,给她买她喜欢的却一直不舍的买的衣服,带她吃她最爱吃的桂花糖藕和桃酥,还有和她拍一套属于我们的专辑。

我知道这一刻,她肯定又在睡梦里开心的笑出声,明天一早就会接到她的电话问我想吃什么。后天便会半小时一次电话问我几点到家,下午两点,便会在出站口看到她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